1

在部分表外融资需求转向表内的情况下,信贷数据备受关注。今年1-5月各月新增信贷规模分别为2.90万亿、0.83万亿、1.12万亿、1.18万亿、1.15万亿。6月信贷数据将在7月中旬公布。

据记者了解,6月新增信贷情况大概率好于5月。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多地银行分行人士均反馈6月获得信贷额度有所增加。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预测,6月新增贷款1.95万亿元,环比和同比均大幅多增。

从信贷结构来看,多数银行反馈政府类和房地产融资处于压降中,实体经济资金需求各地不一,但国企仍较民企普遍更受青睐。

对于7月信贷投放,受访银行人士也在期待降准带来的资金,但投向依然是一个问题。就小微企业而言,目前商业银行仍在探索风险、成本和定价的平衡之术。

表外转表内难题

从结构来看,廖志明预计1.95万亿增量中对公与个贷均大增,其中企业贷款增加1.1万亿,住户贷款增加7500亿,非银同业贷款增加1000亿。

多名受访银行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6月信贷投放较5月情况有所好转,但增幅并不明显。“6月总行分给我们的额度多了一些,但是幅度不大,我们也在等定向降准后7月的额度能不能更多一些。” 一名浙江省内股份行分行高管表示。

同时,前述股份行分行高管表示,从一线来看,企业的资金需求和银行的新增贷款额度之间仍有差距,且总行导向投向普惠和三农,但分行在实际经营中需要综合考虑多方面因素,因此真正投向小微还需要很多探索,特别是如何通过批量业务控制成本。以该股份行分行为例,6月信贷主要投向制造业企业,且以国有企业为主。

根据廖志明的分析,6月信贷增量增长,一方面源于强监管下,部分表外融资需求转向表内信贷,推升信贷需求;另外定向降准缓解了银行负债压力提升信贷投放能力,叠加信贷额度放松,行业观察显示中小行6月信贷贷款大幅增加。

不过,就表外需求转表内贷款而言,某国有大行广西分行对公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原先表外资金对接的项目穿透后,大多数是依托政府信用,或者一些公益项目,没有可覆盖的现金流。若要回表,一种是项目贷款形式,一种是流动贷款,上述融资需求从信审角度都不达标。这种情况下,表外转表内不是“额度不够”的问题。

6月信贷增量大概率高于5月,7月则更令人期待。本年度第三次定向降准于7月5日实施。此次定向降准将释放共计7000亿资金,主要投向小微和债转股。微观来看,要让银行资金投向小微企业还存在一些问题待解。这也将影响7月信贷规模。

上述股份行分行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小微贷款市场上主流两种模式,一是地方农信联社采用网点和人海战术进行地面推广,二是以网商银行为代表的基于场景和数据的线上模式。对于股份行而言,后者的可借鉴程度更高。

“对我们来说,除了把握风控,还要控制成本。目前的新方案是围绕核心企业做上下游企业,包括小微企业的融资。”该股份行分行高管表示。

压降房地产和平台项目贷款

量变同时,银行的信贷结构也在发生调整:房地产和政府平台项目普遍处于压降中。

某股份行对公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不管是资管还是同业投资都不能投非标,所有非标业务转回银行传统信贷。就房地产领域,由于此前业务规模本身不大,目前还没有额度限制,但贷款利率要求不得低于6.5%,相当于基准利率上浮37%。

另一股份行福建分行人士表示,目前房地产相关融资基本卡死,特别是经营性物业贷款暂停。“主要是严监管,物业经营性贷款的部分用途其实也是投入房地产,属于违规;而真正用租金覆盖贷款的项目并不多。”上述人士还表示,对于融资租赁公司的贷款也有所收紧,原因也是出于对资金流向的规范。

除房地产之外,银行在政府项目领域也因合规原因有所收紧。

某国有大行山东省一名支行行长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为规范地方政府负债,此前以政府购买服务为渠道的棚改项目融资已全部暂停。棚改贷款由地方政府统借统还,多由地方平台借款,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合同质押增信。“规范后,政府购买服务的合同不能再出了,即使我们授过信的项目,现在没有合同要件也不能放款,只能等下一步安排。”

前述国有大行广西分行人士表示,由于该行业务主要围绕政府平台,当地经济发展较弱,民企投资需求普遍不高,目前受多项相关政策影响,存量和增量业务都只能持观望态度,政府平台的项目审批基本呈冻结状态。

上述股份行分行高管也表示,政府平台类项目目前虽然还没到规模降低的程度,但增量已明显减少。不少项目到期后,会调整投向制造企业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