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018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哀牢山论坛在云南省昆明市举行,本次论坛由网易财经主办,论坛主题是“云上机遇”,云”就是指互联网革命的“云科技”和“云南省”,网易财经希望通过此次活动,与各位专家共同探讨在新商业背景下的企业发展机会、产业布局和投资方向,同时在注重质量发展的大背景下,如何有效融入云南跨越式发展的机遇。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党组成员、副理事长王忠民先生在会上阐述了云商机遇和新商业的概念,他指出,中国在Cb阶段,C是大写的C,b是小写的b。当我们看一个时代来临的时候,会讨论中国人在这个时候有没有比较优势和比较劣势。

他指出,中国的第一个比较优势是大写的“C”,中国这个“C”字如果用小写对不起中国互联网云端时代的消费者,对不起他们庞大的购买力、追逐、时尚、前端、技术对云的技术,只有用大写才能把它表现出来。如果看这个“C”既可以支撑中国房地产业,更加支撑中国新型的云端产业、云端机遇、互联网,乃至未来的移动、智能。这个C无疑都是这个时代最大的需求者,最想像力需求者,催生着我们应用,特别是每一个应用都可以瞬间达到规模效应,瞬间达到成本回收,瞬间达到产生新的节日,跟你永久的关联在一起。这是我们中国的比较优势,别人没有。

小写的“b”,因为要替代“b”原有的工艺,原来的b效益太低,需要用新的云的力量、新的智能力量,新的任何一个现在已经应用或者没有应用的力量去做这事,效率比它高出很多,这就是竞争力,能够被大量大“C”接纳的主要内容。

以下为演讲全文:

我们在云南这个地方谈云,会想到云一定是多变留变,所以有七彩云南,可以幻化成不同的色彩,从产业化的角度一定会变成不同的应用和不同的爆发点。如果哀牢山是这一次命题的话,那我们会说什么是哀?什么是牢?居然还可以本来不可以变成一座大山的东西变成大山,本来是动能不强的东西必然带来强烈的动能,这是云背后变换趋向,是背后变换价值观的选择促成了这样的东西。如果谈到云的话,我是山西人,老乡写过一段关于云和其他物之间的两种关系,特别是和水之间的关系,这个人名气很大,叫王维,“行之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当我们在一个山里边沿着溪水寻找溪流,走到溪流中段没有的地方,还可以坐在山顶在看云、雾是怎么样腾起变化,它倒的是水,因为蒸发,水大气的循环变成的?还是已经在上边的云会带来新的水的流动,新的变化。我们联想一定是浮想联翩,当然还得回到今天的主题云上机遇当中。

我们来看中国在Cb阶段,特别是今天定义为智能时代,数字化时代,云这样一个核心的运算能力,云特别储存人的搜索,云解决所有数据的存在和结构、最后输出这样一种关系,突然之间在这样一个时代发挥着无比重要的作用,以至于云计算时代、云时代、云上机遇成为我们不同的主题、不同的论坛、不同追求的一个标的。当我们看这样一个时代来临的时候,会说中国人在这个时候有没有一些比较优势。当然我们还会知道有一些比较劣势,像最近讨论芯片的问题,我们还找到一些自己比较的劣势,然后克服它怎么样,我今天是想说这个时代来临有几个比较优势,但是这几个比较优势是相对的,不想用“相对”这个词,而是用“比较而言”。

第一个比较优势,大写的“C”,中国这个“C”字如果用小写对不起中国互联网云端时代的消费者,对不起他们庞大的购买力、追逐、时尚、前端、技术对云的技术,只有用大写才能把它表现出来。我们到了这样一个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每家公司做的不是说有多少互联网的手机端的用户,新人口当中的追逐,又因为我们人口当中用它的数量一定是亿级、十几亿级,当服务产品有几十亿,而且每天频次有多少的时候,这个C端的需求在某个空间和时间点的爆发,一定是对这个产业最大的需求推动力、最大社会产生的强大吸纳力量,以至于中国人口大口在这个时候人均收入水平提高,在这个时候人们追逐,我们新一代人80后、85后、90后、00后,对新产品这样一个移动通讯工具、移动社交、移动搜索,甚至连某一个方面唯一一个小的应用,现在用微信、购物、干什么的我们这个旁边需求,一定产生这个时代最大的号召力和最大的需求力。

我们看几个具体的东西,11月11日被定义为“双十一”,过去在洋节找不到,在中国传统节日也找不到,但找到新需求的节日,这天用网络购物的方式购买多少东西,我们曾经是轮子上的国家,不是汽车轮子,今天已经成为汽车轮子的国家,但曾经是自行车,已经凋敝没办法生存的时候,突然用一个共享的方式让它产生了,所有自行车可以在满街随处堆放共享自行车,居然有那么多为0.5公里、10公里氛围内的需求。所有的需求多长时间换一部新手机,这个芯片多长时间被你扔掉一次,今天如果是某一个互联网企业中的忠实用户,会给你送点这东西,送点那东西,如果是高频率用户,也会被他关注,你就是成为他的上帝。所以看中国大写的“C”跟其他国家的“C”不一样,其他国家没有那么多的人口,也不是这个时代迅速让他有支配能力去支付那么多的消费支付。如果看这个“C”既可以支撑中国房地产业,更加支撑中国新型的云端产业、云端机遇、互联网,乃至未来的移动、智能。如果今天智能汽车无人驾驶如果没有中国人购买的话,它一定是小端口,只有到中国投放了才可以,如果中国人产生无人驾驶的智能汽车,在中国首先应用,中国的购买力足以让它所有固定成本一次性回收,这就是我们今天的“C”端,中国大写的“C”。所以这个“C”当中还有年轻人,这“C”当中还有另类的人,但无疑都是这个时代最大的需求者,最想像力需求者,催生着我们应用,特别是每一个应用都可以瞬间达到规模效应,瞬间达到成本回收,瞬间达到产生新的节日,跟你永久的关联在一起。这是我们中国的比较优势,别人没有。

第二点比较优势,小写的“b”,如果我们说链接是在“C”端把所有的结构、所有的人连接“C”更重要,那我们突然发现到“b”的时候,为什么云计算到了“b”端竞争的时候,远比在“C”端重要,突然说在供给端口企业改革,所有企业要进行互联网时代和智能时代和区块链时代改变的时候,如果没有云计算专业成熟的时候,“b”端所有问题,一切问题都找不到落脚点,那是一个没有聚集度,或者自然的原因,没有把它到了科技云、现代云、智能云的角度。当我们看这些云在发展的时候是为“b”端因为服务,而“b”端最大的问题为什么是一个小写的“b”,因为要替代那个“b”原有的工艺,那个做的效益太低,由于效益低,用新的云的力量、新的智能力量,新的任何一个现在已经应用或者没有应用的力量去做这事,效率比它高出很多,这就是竞争力,能够被大量大“C”接纳的主要内容。“C”因为是每一个人自己的决策,给你有好处马上就决策,而“b”是一个既定的组织体,有传统的惯性,这个时候它不改变效率,由新的逻辑去改变效率,一定会产生巨大的效率替代,而效率替代越大是新产业、新技术得以成长的主要供给侧贡献。这个时候我们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时候谈企业“b”端所有的问题,恰好是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把我们事业拓展到成熟经济体,“b”端的替代太小了,不足以覆盖新技术的时候,新的应用反而拓展了起来。

我们今天不管是TMB,还是TDB,看替代背后原有传统的东西,传统的商业是什么?传统的社交是什么?传统的搜索是什么?传统的数据传输是什么?传统的打车是什么?传统的服务迅速快送是什么?都是一个巨大的效果差别。这才是新供给生存肥沃土壤所在,有需求如果都不想改变那也没办法,改变了无效率替代程度速度就慢,只有足够的替代速度快,才可以在新的增长当中,每一年的百分比当中持续多年增长的百分比,资产回报率这时候所有投资,今天当我们还去看腾讯、阿里,它已经十多年的辉煌,结果每一年还有50%、60%的东西,因为后续端口的人还没有产生跟它同样竞争者,这都是“b”端结构给我们带来的问题。

这两点不是今天谈的主体,后两点才是谈得更多的比较优势问题。

王忠民:第三点,中国人的学习能力,包括我们在座的大家,我刚才看见一个很小的女孩进来,我问她多少岁,她说19岁,我想她也是追求新的东西。

接下来第三个我会引入一些相对在云端机遇当中比较专业的几个词语。

第一个词语开源,我们看开源这个系统的时候,在今天全球市值排行榜,如果排在前几位做的系统性一定是开源,因为这个开源是在数字化时代,开源对全部时空下所有产业的概念,不是具体文字,是数字化的东西,那个数字化的东西才成为云端产业的连城,如果可以在集中成为一个有效的开发、有效的参与者,注意我引用一个物理时代的基础设施和云端时代的基础设施跟大家说,昨天晚上坐飞机从北京过来的,因为打了一闪电晚了几个小时,北京的客人都在晚上三点到四点,如果今天说话有点不太靠谱,一定是因为昨天晚上给整的。当然也有可能会产生云端想象力的问题。

我们会看作为物理形态的基础设施,是满足一个条件,我一旦建成让上边的分享者一定达到有效的规模,我才让所有分享者平摊这个基础设施的成本,以至于在时间当中分摊不均的话,像公路当中晚上坐车少,就可以挑便宜一点,这样就可以分流,平衡我的规模,才可以让基础设施的效益发出。所以今天城市的堵车、高铁春节期间应该涨价还是降价,今天所有在物理形态基础设施的问题都有一个你能够让你的分享者在其中如果能够用最低的成本分享,而且能够持续的边际成本降低,最后在边际成本还要为零以下的时候,还有大量的用户可以进来分享这个东西,是我们物理基础设施的概念。而我刚才说到云上机遇这个时代的时候,发现基础设施会满足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就是我不会说有极限,因为物理的基础设施一到了极限以后再也没办法优化,所有参与者还是在分担原有基础设施的成本,而到互联网时代,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一句话说所有参与者越来越多,多到这种程度,分摊这个基础设施的边际成本越来越接近于零,无限可以上限,无限在上边做事情,但多到这种程度,原有基础设施那个边际成本只用分摊一点点,注意今天如果看云上机遇的时候,一定是说这个基础设施如果是无限开源,无限一代又代增加的话,基础上还可以自动更新、迭代,我们发现不仅是无限这一级,而且已经是基础设施零之下,上来的人原来找回收了,已经是有效运营,就是云,是零的基础设施可以要求你上来以后,只要你上来不付任何成本就参与,参与可以说是自己的流动成本,自己的创业成本,自己的依附于其上的成本,只要自己能覆盖,就可以在其中做无限想象力云端化的事情。这个基础设施的时代已经来临,是因为开源,因为这个开源逻辑,可以让人无限的进入,而且不仅可以到零之下,这是新的基础设施之下。这是云端化时代的基础设施概念。才让所有的创新、才让所有最小的创业者,最微弱的创业者都可以在其中,因为你不负担摄食中的那一部分成本。

我们中国人在学习能力当中,在开源应用当中大大家一进步,我们就可以分享这个时代的成果,这就是这个云给我们带来的机遇,而中国人的想像学习能力是不相同的。我在这里引入两个相对稀缺的概念:一个叫投铃完备,大家在接触区块链都知道的,用特定的语言计算无限时代的一个鼻祖,而且用人工智能可以替代人智能当中一个创始性的人物。他有一句话,说“设想存储不受约束”和“计算语言可以无限传递应用的时候”,所有在这个平台上的问题,都可以用计算来解决。那计算在上面是无所不能、无所不及、无所不解决。所以这个才说是算法的时代,因为可以用算法和算力解决无限的东西,回到两个约束条件,刚才的开源是以语言系统的延续性不断应用,今天我们说云上机遇,云才解决我们今天所有以往和正在做的东西,无限存储,存储之后还是结构化,还是专业化?还可以用搜索随机在终端和云之间去搜索最有用的,而且搜索的数据、搜索当中的体验感觉是无时差的。当语言发出的时候已经把云端存储计算的东西和想要的东西已经连接起来了,这就是我们在看它解决自己的存储和提取、搜索能力。这个概念是什么?一旦这样云端化的基础设施时代来临,一旦参与是这种东西的开源系统,一旦这个开源系统当中的云已经帮你走到这一步,只要有想象力,在他的语言原系统当中应用那样一个云的系统,可以褒扬,可以畅享,可以无限的创新,是这个时候的基础设施。

我们再想一件事情,刚才说到的“b”端,今天把“b”端和今天的基础设施概念连接起来,大家在探讨区块链的时候有一个东西,叫工链,无非在一个链当中开源,所有数据和语言都是开源的,可以书写想在这当中书写任何想写的东西。这个工链就是我们今天看无成本的基础设施,当然在这工链当中可以搭建教育,在这个工链当中可以搭建起股权交易,在工链当中可以搭建其他,我重新书写一套工链开源系统,就可以看到今天中心化的东西,如果今天中心化的东西也存在某些方面的落后,那可以用这个逻辑去颠覆它,替代它,替代效率越高就是了不起的一件事。特别是在应用当中才可以找到更重要的东西。

我们看第四个方面,如果所有前边这些东西在中国今天要做的话,要满足两个条件:第一,我们最旁边的资源拥有者政府对你是不是支持,政府在这当中有没有庞大的推动力,要想让这件事情成为我们中国人做出来的东西,今天再看芯片这个事件出现了以后,我们会说要不要举国之力把芯片投入把握的环节全部克服,当然不建议政府就去具体做到这种复杂产业当中的具体步骤,但政府有无数可支配、可有效支持的产业政策,特别是落地的一些政策当中也很重要。这是我讲的第四个。

我们今天想一件事情,今天所有金融端口都在搜索,有一个金融场景在开放,并且迅速的开放,比如说周五富士康已经完全过会,跟交易所商量哪挂牌就可以了,我们把富士康看成是一种独角兽,我们今天想如果今天还宰相对可控的IPO场景当中,对独角兽、技术、未来在这个云端机遇当中有价值的企业,给予最快速通道,它38天,你28天,或者10天,你就挂上去了,它就可以在中国的2G市场,中国今天2G市场已经是布置相对比较高的。这就可以拿钱来,去做更有创新意义的事情,这更了不得。这个还不重要,一旦有这些政策,就有人削平脑袋去看。今天还有一个最主要的比较优势,风险投资,我相信在座今天大家的人是在寻找风险投资机会的,当我们今天看BOT的时候,最后他们背后风险投资都是美元投资,今天我们看很多的都是人民币风险投资者,我们在讲这些理念的时候都能找到自己风险投资者不仅做基金,而且作母基金,我既然看到一个基金在原有美元基金当中成长起来,合伙人自己出来做了一个基金,直接把这个基金叫了一个名字,叫源码,刚才讲到的开源就是讲源码,这就成为了一个生态。当我们看风险投资这样一个配置创业、配置最大经济风险投资体系一旦形成,风起云涌的时候,一定比其他民族,比其他国家的东西更成熟,聚集的资本数量、聚集的规模、聚集的能量、聚集在里边当成武县责任和有限责任的这种责任体系更能落实到投资领域的时候,这才是我们最大的比较竞争优势。

我重复强调的是所有这些东西叫比较优势,比较优势换一个名字叫相对优势,此刻不用就像一朵云一样,漂移了以后就会变换,就抓不住机会。比较优势还有一个,我在看前面四个方面比较优势的时候,我比较的另一方面不是所有只比较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种产业、一个系统,我比较的是不同方向、不同方面,那些方面会发生变化的,一旦你比比较的对象体发生了变化,超过了以后,那你的比较优势也会消失。一个是比较对象,一个是时间空间序列下的,如果我们看成是相对比较优势的话,我需要提示大家的是赶快行动,机不可失。

谢谢各位。